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不朽仙帝 第一百二十一章 嫁妆

发布时间:2020-01-16 17:02:13

不朽仙帝 第一百二十一章 嫁妆

“红莲宝座?”炎秋玲惊疑不定,脸上忽然有些红白乱窜,眼珠子来回左右地转动,好像在思索什么。[燃^文^书库][]

郭晨愣了一愣,只以为炎秋玲因为之前的事,或者太喜欢那红莲宝座了,所以对郭晨所説的话有些惊讶与抗拒。

他扰扰头,这毕竟也是自己的表妹,理应自己也得照顾照顾她,便笑道:“公主怎么了?这很难为你吗?若是不愿,那么就去找皇子再商量商量好了。”

説罢,郭晨便招呼着岳星明两人正要离去,却是遭到了公主的叱呵。

“郭晨你给我回来,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些东西也能够给我商量?连问也不问我?我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吗?我自己的事情要我自己来决定,你,还有四哥他们都不能够插手!”

炎秋玲脸红了,两颊之中带着一抹粉红的晕色,説话的语气虽然没有半分退让,依旧是寒气逼人,甚至有些竭嘶底里,但却颇有羞涩之意。

“公主殿下,不知你那是什么意思?”郭晨转回了头,有些不知所措。

他真没想到他这表妹会忽然发飙,那状若疯狂,与街上泼妇无意的样子,简直就是要让郭晨抓狂。

于是他在心中叱道:“这算是哪门子事?説给我莲花有像是吃了死孩子的样子,我要走,却是像发了疯一样地喊自己回来,这到底是演哪一出?”

炎秋玲缓缓地向郭晨走来,慢慢地,慢慢的,一步一步走来。她的脚步声很有力,也很沉稳,那气势虽然没有排山倒海般的动静,但也让人依稀间感到浓浓的不安。

很快,炎秋玲便来到了郭晨的面前,两人的脸贴得很近,只有一公分的距离,彼此之间的气息都能够感觉到。

“世间上怎么会有你这种无耻的xiǎo人,看上去好像是个正经人,可内心却是肮脏无比,平时肯定也没少做那种下流的事情!像你这种金絮其外败絮其中的人,统统都给我去死!”

啪!

只听炎秋玲一阵爆喝,一记响亮的巴掌便在郭晨的脸上拍响。

巴掌的劲力很大,绝对是炎秋玲的全力一击,照那估计至少也有四元凝元境左右的实力,一掌拍出也可让山岳截断。

可偏偏就是这么恐怖和狠心的一巴掌拍在了郭晨的脸上,幸好郭晨身体素质过硬,这一掌拍落也只是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块很深的印记,红红的,热热的,好像是耻辱的印记,铭刻在了郭晨的身上。

大长老他们看见这一情景,也是一阵惊慌。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会惹起了这个性格刚烈的大xiǎo姐。要知道郭晨也不算是温柔的人,性格也是极为刚烈,两人简直就是**桶,天知道他们会捅出什么样的篓子来。

“贱人!”炎秋玲收回手掌,再次叱道,神色极怒。

“你这是干嘛?”郭晨一把抓住了她扇自己巴掌的那只手,怒目圆瞪,一阵森寒的杀气疯狂涌出。

这是魔意驱使与郭晨本能反应一致的结果,他从xiǎo到大就是一个不愿受到半分辱骂的人,无论是强大时,弱xiǎo时也绝对是要强的典范。

只见炎秋玲拼命地想要挣脱开郭晨,可那只玉手却是死死地被郭晨钳住,动弹不得。情急之下,她便用另一只手疯狂地捶打郭晨的胸膛,引得“咚咚咚”一顿擂鼓声响起。

捶打的力度很大,一连下来,就是郭晨也不能淡定了,他张手便想甩巴掌了,却是被炎秋玲竭嘶底里的那副表情吓倒了。

“打死我啊!打死我啊!反正我哥都説要把那红莲宝座给你了,你打死我了也不能怨你,这都要怨我四哥这个混蛋!他那个混蛋,竟然和你这样的人狼狈为奸!”

炎秋玲继续状若疯魔地大吼着,双眼都充满了拼死一搏的血丝:“郭晨,今天我就要和你同归于尽,我绝对不要嫁给像你这样的人!”

“嫁给我?”郭晨瞬间找到了事情的重diǎn,整个人都呆了,原本愤怒的情绪也在此时一扫而空,剩下的只有那一丝丝的惊叹。

“对,就是嫁给你,那红莲就是我四哥给我的嫁妆,他现在让我把红莲给你,不就是让我嫁给你吗?”

炎秋玲推开了郭晨,眼神依旧是如同洪荒猛兽一般恐怖,那气势简直就是要择人而噬,让郭晨这样的男人看了也会不寒而栗。

太阳当空照,尽情地奉献了自己毒辣的日光。而一旁阴沉的乌云渐渐铺天盖地而来,将毒辣的太阳完全遮蔽住。那其中暗暗响起的滚滚轰雷,不知道是在昭示着什么,毛毛细雨缓缓在皇城一带下起。

这一切来得都悄然无息,在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风雨欲来风满楼。

“那公主殿下又是想怎么样呢?你那样做,让我很为难。”郭晨道出了自己的难处,他对自己今时今日这个情况实在是无语了,若是自己找炎天都把这红莲给换了,倒让炎秋玲觉得自己被男人嫌弃了,会与自己同归于尽。

若是让炎秋玲把红莲给了自己,这当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説不出。自己不单只要对炎秋玲承认自己要娶她的事情,而且那可是自己的表妹啊!近亲之间结婚,难免会引来一丝非议,而且在自己身世不明的情况下,还是xiǎo心为妙。

“当然是退婚!不不不,不要给我索要红莲了!不然你还想怎么样!”炎秋玲一字一句地吼道,语气有种不死不休的感觉,好似如果郭晨不遵从她的话去做,就要与他同归于尽。

听到这话,郭晨才是拍了拍胸口,有些庆幸地叹道:“这个世道存活下去还真不容易啊,到处都是奸险!差diǎn就是要栽在这么一个xiǎo姑娘的手里了,幸亏她没有什么无理的理由,不然我真的是水洗都不清了。”

“喂,你在嘀嘀咕咕地説些什么?快diǎn去给我四哥説,不然我可饶不了你!”炎秋玲狠狠地踢了郭晨xiǎo腿的一脚,转身就离去了,她走进了自己真正的香闺,那愤怒的神情简直就是把那里的侍卫好侍女都吓着了。

郭晨站在原地,有些无语地又叹了一口气,转身就是对大长老他们説:“岳老,云老啊,你説我们的院长大人这是要佬哪一出啊!这不是存心陷害我吗?红莲是嫁妆的事情,你们不会是知道,故意推荐我拿的吧?”

副院长岳星明也不知所措,只得挠挠头,説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回事,关于红莲之事我们确实不知,推荐之事实在是为了给你一个好建议罢了。”

“好建议?”郭晨笑了笑,也不再回头看公主那香闺了,径直地走出门外“走,回去看看天都皇子是想要演哪一出。”

在香闺中,公主炎秋玲正孤苦伶仃地坐在空床之上,整个人患得患失,心中好似冥冥中有所牵挂!

只见她望向了一旁那朵貌若盛开的红莲,连声叱道:“呸呸呸。今天真的是丢大了,想不到四哥还有这一套,之前我一直説四哥説的话,我都听!想不到他也是那种人,竟然问也不问,就将我终身大事给决定了!”

“哼!我的夫婿,我要自己挑,才不听他的!”

黑龙江盛京医院好吗
上海中大医院张国玲
滨州如何治疗牛皮癣
怀化治疗睾丸炎医院
辽宁治疗阳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