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透视村医在花都第414章千钧一发

发布时间:2020-01-24 21:39:45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414章 千钧一发

没有鲜血飙出,反而从断口的地方滑落出极细的钢丝绳子,双胞胎杀手左右互换一下位置,两根并行的钢丝杀阵瞬间形成,而且这钢丝上,拥有像钢锯一样的齿口,非常锋利!

假肢?

不对,是特殊的假肢,可以当作武器使用的假肢!

嗷!嗷嗷!

双胞胎兄弟忽然张嘴大笑起来,而他们的声音,却从喉咙深处传来,低沉而古怪。

没有舌头!

双臂是假肢的双胞胎杀手!

好大的手笔。

陈帆瞳孔中异色闪过,扫向两人的腿,发现两人的腿根本没有血液流动和温度,他瞳孔一缩,喃喃自语道:“果然如此。”

说话间,双胞胎杀手却不攻击,而是将手臂扎进两边的墙壁,两人利用身体彼此碰撞一下,一跃而起,他们的脚,从身体里飞了出来,飞出的假肢带出无比锋利的钢丝!

“想困住我?”

陈帆嘴角一冷,手藏在袖子之中,默默运转运真气,四枚银针从袖子飞出,精准地扎在两人的瞳孔里,让两人变成了瞎子,得到完整蕴气术的陈帆,对真气的运用更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两个杀手虽然很强,但远远不是陈帆的对手。

嗷!

嗷!

两道惨叫之声传来,陈帆则在钢丝阵没有合拢的瞬间逃离了杀阵。

而两个失去光明的双胞胎兄弟,顿时乱了章法,彼此想要寻找对方的位置,却被他们自己布下的钢丝给切下了头颅!

狭长的道里弥漫着血腥之气,陈帆的面色一白,刚才交手看似不过十几个呼吸之间,但他却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如果在没有炼制丹药之前,他自然无所忌惮,可如今,他的身体和精神几乎都出于疲惫状态。

陈帆在原地失神了一会,他摇了摇头,大脑清醒了一些,忽然,他想起什么,飞一般朝刚才来的路跑回去。

“不好,他们的目标是爷爷。”

正堂后方的卧室内,老爷子依旧昏迷躺在床上,只是他的状况时分不好,气息也越来越虚弱,吴永和吴远两人面露焦急之色,除了他们两人之外,还站着一名肥胖的女人,她脸上也露出悲切之色,泪珠儿在眼圈里打转,目光却偷偷看向送药来的佣人,那端着药瓶的佣人眼皮微微眨了眨。

“四妹,老爷子都快不行了,你看看,嘴皮都发紫了,快给老爷子服下吧!”胖女人催促着。

陈永蛾从佣人那里接过药瓶,从里面倒出一枚黑色的药丸,她正准备给老爷子服下,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小凳,家主呢?”

“哦,家主正忙着收拾厢房的火炉呢。”

佣人神色恭敬地答道。

“那等小帆来了再说。”

陈永蛾将递在老爷子嘴巴边上的药丸收了回来,“吴管家,你们去帮家主收拾一下。”

“是。”

吴永和吴远两人朝门外走去,

一旁的柳敏见陈永蛾将药丸收了回来,眼睛滴溜溜的一转,连忙说道:“四妹,都火烧眉毛了,你还磨叽什么,我告诉你,要是老爷子出了事,我们家永望不会放过你的!”

“你说大哥?”陈永蛾听柳敏这么一说,原本平静的脸上露出讥讽之色,“大嫂,你不提他,我都快忘记我有一个这么不孝的大哥了。”

“哼,老二,老三不也不在家吗?凭什么说我们家永望不孝?”柳敏反驳道。

“三哥是没在,可是小帆他为了老爷子,忙碌一整天了!”陈永蛾面色难看。

“那既然那个野……陈帆忙碌了一天,为的是什么,还不是救老爷子,你这一耽误,他的心血不白费了吗?你要不放心喂,要不我来?”柳敏故作伸手。

陈永蛾犹豫了一下,觉得柳敏的话有道理,她将握着药丸的手,伸向老爷子紧闭的嘴!柳敏见状,嘴角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阴笑。

就在陈永蛾快将药丸塞进老爷子嘴里的时候,陈帆急切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姑姑,住手,药丸有毒!”

“嗯?”

陈永蛾闻言,快速将手抽回来,但就在这时,站在她身旁的佣人见陈帆去而复回,眼珠一转之后,脸上露出一决然,他拔出匕首,朝着昏迷在床上的老爷子刺去。

“爸!”

千钧一发之际,陈永蛾用身体挡在了老爷子的床前。

“哼!”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根银针没入了佣人的咽喉,而他握着匕首的手上,则被一根筷子横插而过!

匕首离陈永蛾的腹部不到一寸的距离停了下来,佣人面露不可置信之色,余光处,只见门口走进来两人,一人是行色匆匆的陈帆,而另外一人,则是佝偻着身体的老人,佣人再也握不住匕首,匕首掉落在地上,他紧跟着也瘫倒在地,死不瞑目。

“李爷爷。”

陈帆没想到一同出手的,还有那看似风烛残年的老管家李陈,此时,他的目光不再混浊,而是露出深邃之色。

“谁也不能伤害老家主,除非我真的死了。”李陈的声音中气十足,他面露欣赏之色看着陈帆,“少家主,陈家现在可不太平,有六只苍蝇飞进来了。”

“我知道了,不过,先救爷爷再说。”

陈帆快速来到陈永蛾身边,发现她没有受伤,心里微微一松,并伸手搭在老爷子脉搏上,发现老爷子脉搏虽然微弱,但一口心气尚在。

陈帆从陈永蛾手上将黑色的药丸拿了过来,又从另外一个瓶子里倒出一枚赤红色药丸递给老管家李陈,他眯着眼睛看向愣在一旁的柳敏,冷冷说道:“到了现在,你还想装吗,大伯母?”

“你……你什么意思?”柳敏指着陈帆,一脸糊涂,“你不会认为是我要毒死老爷子吧?药是你炼制的,又是这个该死的下人送来的,我可没有经过手,陈帆,你害了我的儿子,现在,你又反咬我?”

“是吗?”陈帆见对方死不承认,一时之间也不好对质,“柳敏,你儿子陈军是怎么回事,你心里明白,现在,请你出去。”

“哼,出去就出去,我告诉你,你冤枉我的事,不会就这么算了。”

柳敏色厉内荏,急匆匆地走了出去,吴永和吴远两人去而复返,看着地上的尸体,面露震惊之色。

“家主,你就这么放她走了?”

“还有重要的事要做,永伯,你处理一下这里,还有,后天井的路上也有两具尸体要处理一下,远叔,陈家的人,陈家有人混进来了。”陈帆快速吩咐道。

“少家主,不过是几只苍蝇而已,这事先不要打草惊蛇,正好借着这次机会,把内鬼全部揪出来,老家主这里有我守着,你去办正事吧,吴远,去清查一下,现在有什么人没有在自己的位置上。”老管家李陈将药丸放进昏迷的陈老爷子口中,回头吩咐道。

“李爷爷说的有道理!”

陈帆同意老管家的建议,姜还是老的辣,的确,这是清除陈家内鬼的最佳时机。

服下药丸的老爷子,气色好转了一些,陈永蛾脸上露出激动之色,她见陈帆向外走去,来到陈帆的身边,低声道:“小帆,姑姑虽然已经嫁出去了,可到底还是陈家的人,你之前怀疑你大伯一家,我还不信,如今看来,你大伯母这个人有问题,恐怕有什么图谋,不过姑姑要你记住,恶人自有天收,姑姑不希望你背负不好的舆论。”

陈帆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姑姑,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办正事。”

北京市崇文口腔医院
丹东市中医院怎么样
海南最好的白癜风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桂林白癜风治疗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