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武道圣尊 第八十章 不为人知的辛酸

发布时间:2019-09-25 20:06:13

武道圣尊 第八十章 不为人知的辛酸

春娘来到的那一刻身为武者的怜彩儿就已经察觉到了,但是她并不想搭理,以前两人之间的矛盾可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的清,当初她视春娘为恶人,春娘视其如货物,而一心想要离开宜春楼的怜彩儿长久以往自然就将所有的不满,怨恨统统转移到了春娘的身上。

虽说算不上生死大仇,但也绝对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的人。

可是这样的两个女人命运变化之下居然还是呆在一个屋檐之下,以后也不得不相处在一起,谁也赶不走谁。

不过春娘精明之人也明白自己和怜彩儿看上去都是白风随手买下来的货,半斤八两,但是轮地位显然是怜彩儿更高,自己这个牵儿带女的上门寡妇除了伺候男人还有点用之外只怕一丁点的价值都没有,一旦年老色衰便和一个下人没两样,而反观怜彩儿,与白风相处这月余居然还是完璧之身。

这就非常值得思考了,放着这样的一个姿色顶尖的完璧女子不享用要么就是另有打算,要么就是男人不行。

前天晚上春娘可是体会到了白风的强悍,哀声求饶不知道多少次了,最后甚至是昏了过去,显然白风不是那种不行的男人,相反还非常行。

“白公子难不成是打算将怜彩儿培养成一位武者。”

春娘再次打量了一下,发现怜彩儿此刻身着劲袍,首饰也不戴了,妆也不画了,就连肤色也不如之前白皙,心中的这个猜想越发的肯定了。

“若真是如此那怜彩儿的地位就更加高了,一个武者要培养所需花费是惊人的,白家就算是金吾城第一大家族也不可能随便将钱财浪费在怜彩儿身上,唯一的原因就是白公子以权谋私为怜彩儿争取来了这个机会。”

想到以后要成为武者的怜彩儿,春娘心中一凛更加不能再随意对待了,而见到怜彩儿故作不知的站在那里她有觉得有些好笑。

到底是年轻,没什么心机,什么全摆在脸上。

“这不是彩儿妹子么,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少爷呢?”春娘笑着走了过来。

怜彩儿淡淡道:“公子还没有回来。”

“好些日子不见彩儿妹子比以前可清减了不少,这可不行,你现在可真是在长身子的时候若是不注意一些一旦错过了这机会以后可就难了。”春娘说道:“姐姐正好知道几个调养身子的方子,要是用的好保证用不了一年便能让彩儿妹子前凸后翘。”

“这和你没什么关系。”怜彩儿不冷不淡的回道,不过心中却有些遐想,以前被公子占便宜的时候可没少说自己身子不堪一握,难不成公子喜欢丰腴些的?

春娘笑着说道;“彩儿妹子看来还在为以前的事情心存芥蒂,姐姐倒也理解,那时候的宜春楼的姑娘可没有不恨姐姐的,但是姐姐也没办法,那宜春楼又不是姐姐的,那可是沈家的产业,姐姐不过是在那里混口饭吃罢了,彩儿妹子你也知道姐姐的这个幼子生下来便体弱多病,为此姐姐不得不尽可能多的赚取钱财为儿子治病,但是那沈家每月只留一成钱财在宜春楼负责殿内的运转,姐姐看似外表光鲜实际上也是一个可怜的穷女人”

她一边诉说着苦水,一边表现自己的无奈。

不过她的话却不是假话,而真是这样,可那时候又有哪个人会理解自己

武道圣尊  第八十章 不为人知的辛酸

,唯独最后幼子将亡的时候求到了白公子帮忙,那时候方才开始渐渐解脱了。

“你说的是真的?”怜彩儿脸色有些动容。

春娘说道:“姐姐这时候还有必要说假话么,今日姐姐上门之前已经自作主张将宜春楼里的姑娘都遣散出去了,大部分姑娘在一起凑了些钱财在城西开了间绣房,如今也算是从了良,姐姐的那间宜春楼不日就得关门了。”

“那太好了,这金吾城内再也没有姑娘要受那般痛苦了。”怜彩儿听到这个消息有些欣喜起来。

春娘心中一叹,这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宜春楼关了还会有别的春楼冒起,不过是换过一个老鸨,换过一群姑娘罢了,自个儿唯一能做的就是和怜彩儿一样挣扎出那泥潭,哪怕日后生活苦楚一点也无妨,好过凄惨一生。

不过今儿个入了白家大门,只要忠贞不二的伺候好白公子以后的生活怎么都不会差,哪怕是一个下人日后走的出去也是受人尊重。

怜彩儿见到春娘改过向善了脸上的冷漠也化开了不少,而春娘又趁热打铁的奉承几句,这两人之间的成见也淡了许多,不至于冷脸相向。

“我说人来了怎么没有见到,原来春娘你跑到这来了。”白风这时候疾步走来,脸上带着一丝调笑。

“公子!”怜彩儿轻唤一声。

春娘眼睛不由一亮,心头不知为何砰然而动,眼中的媚意竟不自觉的流露出来:“奴家见过少爷。”

“哈哈,乖,这少爷叫的不错。”白风哈哈一笑,走了过去摸了摸她的脑袋:“以后你就住这里了,放轻松一点,武院没什么规矩。”

说完又四处看看了,指着不远处的一个院子道:“你就带着你这儿子住哪吧,每日吃食自会有人送来,不过其他的你可得自己解决,白府没有专门伺候人的下人,你不会有,我也不会有,因为白家不养废人,嗯,当然你不算,以后我会让你帮我操持一些武院事情。”

“多谢少爷。”春娘感激道。

“先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白风说道。

春娘饶有深意的看了男人一眼,便牵着一旁独自玩耍的幼子离开了。

“累了一天了,彩儿,陪我洗澡去。”白风伸了个懒腰,往楼走去。

怜彩儿眼中顿时满是羞意,看来又得被公子占尽便宜了,不过次数多了也渐渐习惯了,而且每次心中还非常的期待,甚至时常幻想有朝一日被公子真正宠爱的情景,但是奈何时机不至,心中纵然渴望也得暗暗忍耐,只盼修为早日突破成为公子的女人。

今天武院的夜晚格外的安静,平时武者修炼的声音都已不再响起,白茂,白琼等武者此刻都呆在自己的小屋内修炼卧虎炼力法,武场之上不再有演练的声音,而且先前那五百多位弟子也都散了出去,所以这一晚只有窸窸窣窣的虫鸣。

迎着月色,白风从楼内走了出来,径直向着不远处一间无人居住的小院走去。

不,这间小院平日里是无人居住但是今天却有。

春娘夜里无心睡眠,她坐在小院内撑着脑袋看着院门,脸上若有所思。

比起白天的拘谨,此刻的她显得很是散漫,那一件薄纱衣群将自身成熟的身段尽情展露出来,此刻衣襟大敞,高耸的软峰近半裂衣而出,丝毫不加遮掩,

“今晚只怕白公子是不会来了。”见到夜已经快深了,春娘心中方才有些失落的想到,看来白天的暗示太过隐晦了,没有成功。

正欲起身回屋歇息,忽的院门被人推开。

“就知道春娘你没有关门,不过关上也不顶用,我要进来还是得进来。”白风这时候带着笑意走来。

春娘像是一愣,随后芳心大喜,连忙起身施礼:“奴见过少爷。”

“怎么,等了我很久?”白风打量了一眼便伸手一抓,这个美妇便乖乖的靠在了怀中。

“奴婢先前整理了一下院子,花了不少的时间,这会儿刚洗了澡正歇着,尚不知少爷会来。”春娘搂着男人的虎腰,抬起头一脸媚态道。

白风手掌攀上了那软峰,大肆把玩了起来,调笑道:“穿成这样傻子都知道你想勾搭男人还敢说不知道,以后老实点,若是有意就明着说,我有空便会过来,不会让你独守空房的,把你带来白府自然是为了伺候我,难不成还真把你当下人使唤?白家不缺你这个下人。”

“奴婢知错,以后再也不敢。”春娘娇声娇语,诱惑十足,心中亦是大安,有了这句话以后还不是放心大胆的卖弄起来。

“知错就得认罚。”白风将其横抱起来,大步向着屋内走去。

“少爷!”春娘呼吸顿时急促起来,浑身已是燥热不安,一双水眸直勾勾的看着男人那俊朗的面孔,与上次相比这次她心中少了份忐忑,多了份急迫。

那种被接二连三送上云霄的快乐,让她这辈子第一次品尝到,早已是欲罢不能。

“别,别去那屋,宝儿睡在里面,去那边屋子,奴婢收拾好了。”春娘急忙道。

白风笑道:“你声音那么大也不怕被你儿子听到。”

春娘脸上亦是有些为人父母的羞愧,她心虚道;“宝儿睡的很死应该不会……要不奴婢下次去少爷那里?”

“也行。”白风将其放到榻上,眼中的炙热瞬间爆发了出来。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专家门诊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博士专家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专家号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专家是谁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专家电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