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大宋第一太子 第73章 父子夜话

发布时间:2019-09-24 19:16:41

大宋第一太子 第73章 父子夜话

柴荣在这一路上一直在提防着张永德,就连李重进也是见不上柴荣一面。<-.

倒是赵匡胤见了柴荣几面,可见柴荣对对赵匡胤的的信任,大臣都在纷纷猜测,皇帝这是抽哪门子的风。

“陛下,你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张永德是先皇的驸马,再説这件事还不知道是真的假的,容微臣去查一下。”

在中途休息的军帐内,里面只有柴荣和赵匡胤两个人,赵匡胤听到柴荣要撤销张永德的都diǎn检的职务,而且还让他担任,于是出言劝道。

“咳咳,匡胤这事情不能声张,如果声张出去就中了他们计了,我要杀他个措手不及,让他继续做他的diǎn检做天子的美梦去吧。”

柴荣现在真的是病入膏肓了,説不了几句话就要咳嗽几声,吓得赵匡胤慌忙去搀扶他。

在汴京城,更是暗流涌动,其实也没有什么,只不过是赵旭吩咐苗训去给这件事加一把火。

当时赵旭对苗训説道:“先生找最可靠的人,让这件事每个汴京的人都要知道,都知道这件事。”

苗训眉头皱:“主公,这样做有diǎn冒险呀,这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况且这对我们有什么好处,这样对张永德有好处呀!”

苗训并不是对周朝有成见,因为他认定赵旭就是他要辅佐的人,他的一切都是以赵旭为中心的。

“苗先生,你只管做就是了,后面的事情你自然而然的就知道了,对了先生府中的那东西进展如何?”听他的口气,最为关心的还是后面的。

苗训听到这里就释然了,不再坚持了,主公这样做有他的目的的。又听到赵旭问他那件事的进展。

自从赵旭后来什么也没有做,就立刻让自己亲信在后花园进行施工,并且赵旭对他説这不出半年就能遇到。

自己很是不解,但是还是照办了,这都已经十几天了,每日都是不断,也快完工了。

“放心吧,主公一切都按你的吩咐在进行着,您就放心吧!”苗训想想修建的那个东西简直就是一个地下兵工厂。

“辛苦

大宋第一太子  第73章 父子夜话

,先生了,不过先生,”

一时间京城的大街小巷都在疯传着説是都diǎn检要做天子,而且説的有理有据的,让人不得不信。

此时的柴荣依然回到了汴京,一时间所有的流言蜚语似乎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但是柴荣却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他在回来的路上是一直想着diǎn检做天子的事情。

他也在想一个万全之法,本来他心里就想让赵匡胤牵制张永德,现在他的决心更加的坚定了。

柴荣马不停蹄的赶回汴京,不顾在城门口迎接的文武百官,直接就进了开封城。

刚一回到开封,柴荣拖着病体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布了一系列的人事变迁的命令。

任命范质、王溥两相,管理政务,这两个人都是他的心腹,也很有威望和能力。

加授魏仁浦为枢密使,兼同平章事,吴延祚亦授枢密使,枢密使也就是军。委主。席掌管调兵。

都虞侯韩通得兼宋州节度使,加检校太尉,这个韩通同时还是侍卫司副都指挥使。

接着就是张永德了,柴荣做这些事情的目的,就是因为防着张永德,既然是有这个传言,群殴就不让你做都diǎn检。

很自然的柴荣免去了张永德的都diǎn检之职,但令为检校太尉。

任命自己最为信任的赵匡胤为殿前都diǎn检,加检校太傅,兼忠武军节度使。这一系列事情做完之后,柴荣才安心的养病。

“父亲,祝贺你这次成为了都diǎn检,成为殿前司的最高长官了,但是父亲你可要小心呀。”

在赵府的小院里,赵氏父子两人单独在谈话。

当日赵匡胤从宫里回来,知道赵旭的归来,也是欣喜若狂,也可以説是喜极而泣。

当日赵旭离奇的失踪,江面上只有他乘坐的船只还在,水中还有不少他随身的护卫士兵,就是没有找到赵旭。

后来赵匡胤要加派人手沿河搜索都是一无所获,渐渐的失去了信心,都以为赵旭已经死了。

柴荣还特意追封赵旭为开国侯,给予极高的殊荣,但是这能换回来自己的儿子吗?

在那一阶段,赵匡胤也是心神恍惚,后来又有一个儿子叫赵德昭,才渐渐的恢复过来。

但是无论怎么样,都是无法和他的长子相比较,这也成为他心中永远的痛。

如今他又安全的归来,就连从来不流泪的赵匡胤也是留下了眼泪,不过这是幸福的眼泪,是激动的泪水。

“我也是心里不安静,早途中陛下将我叫进他的军帐中,想我説明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件事和今日陛下的人事调动有极大的关系。”

赵匡胤也是没有説什么事情,不是他説,而是他不敢説,虽然他也听到京城有人在谣传这件事,但是他是不敢説。

赵旭看到这里,无奈的摇头笑了笑,自己的这个老爹还真够谨慎的,不过也真是这种谨慎才让他登上了皇帝的位子。

赵旭双手拍了两下,嗖嗖的他的身旁多了几个人,全部都是黑衣黑面的,加上此时黑夜,他们和黑夜已经融为了一体。

赵匡胤这几天也是知道,自己的儿子暗中有个势力,好像就是以前那个叫苗训的掌管。

虽然在自己的府中,不过赵匡胤去无法指挥他们,这不仅也让赵匡胤苦笑。

也问过赵旭为什么要培养这些人,赵旭的理由很简单,自己屡遭刺杀,为保自己的安全,不得已而为之。

“你们守在二十丈开外,任何人不得靠近。”随着赵旭的一句吩咐,这几人就迅速的行动起来。

看到院子已经被严密的封锁起来,赵旭这才开口:“父亲可是説的diǎn检做天子之事?”

这样小心也是有原因的,历朝历代即使是再贤明的君主也是会对自己的大臣不放心。

总会安排一个最信任的人来监视着,以防他们有什么不轨的举动,前世的时候赵旭读过许多这方面的故事。

不论是真是假,小心总是没有错的,尤其是在这个敏感的时期,更要小心。

赵匡胤一听这就急了:“旭儿,不可胡説,那都是谣传,不可胡説,听到没有。”

“父亲,这里也没有外人,我不仅知道这件事是真的,还知道是一块三尺长的木板,上书的这几个字,是不是?”

赵旭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这个即将成为皇帝的老爹,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他就成为了皇帝,这也是赵匡胤想不到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这是你?”老赵还以为这是自己的儿子安排的,是始作俑者。

“哈哈,爹你想哪里去了,我怎么可可以做这样的事情,你就别管我是怎么样知道的,你就説是不是吧?”

赵旭在心里不住的嘀咕,自己的老爹还真能联想,我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赵匡胤虽然疑惑,儿子是怎么知道的,但是还是diǎndiǎn头称是,当日柴荣给自己看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木板。

“所以説爹,这件事肯定是有心人的故意之作,否则谁会跟张驸马过不去呢?这可是灭九族的大事。”

所以这一定是跟驸马是有多大的仇才这样做的,我又跟驸马没有什么仇,为什么这样做,再説我也没有那个能力把这东西放到皇上的奏折里的,一起带到军中是吧!

赵旭这些话都是从人之常情方面去説的,所以也就赵匡胤也是不住的diǎn头。

“爹,你既然已经当上了都diǎn检,就不要想那么多,尽力为皇帝做事,现在我还没有新的职位,不知道陛下还会为我安排新的职位吗?”

赵旭自从回来,还真的没有新的职务,一直也没有去’“上班!”他觉得这次柴荣即使用他,也不会给他实权。

毕竟赵匡胤已经是都diǎn检,位高权重,对于赵旭,柴荣一定不会给他实权的。

“旭儿,你别急,明天我就去见皇上,皇上还不知道你平安归来了,我想皇帝一定会重用你的。”

赵匡胤看到赵旭一脸的落寞,连忙安慰道,其实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儿子心中想的什么。

赵旭的心里现在确实在想东西,他是在想怎么给老爹灌入一些大义,这样能更好的为老爹更好的登基。

于是他一本正经的説道:“爹,我倒是不在乎这些,我在乎的是天下什么时候能够天下太平。”

説着他占了起来,双手靠背,一边踱着步子,一边説道:

“公元907年,就是唐哀帝昭宣光烈孝皇帝天祐四年,存在了两百多年红极一时的大唐帝国风崩离析了,陆续出现了后梁、后唐。后汉,还有我们大周这几个中原地区的国家。

此外还有吴、南唐、吴越、楚、前蜀、后蜀、南汉、南平(荆南)、闽,北方北汉这是个小的国家。”

年年是战乱不断,民不聊生,百姓苦不堪言,百姓不该受如此的痛苦,他们应该是安居乐业。

可是没有,这一切都是这个时代造成的。”

安康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晋城哪家性病医院好
上饶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北京华医中西医结合皮肤病医院怎么样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效果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