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猎天神魔 第二百五十一章 冷岫冷泪

发布时间:2019-09-25 19:07:25

猎天神魔 第二百五十一章 冷岫冷泪

就算是翠儿那样说,谢天从地上醒来后,整个人的精神依旧身陷在无尽的悲伤之中,无法解脱。

似乎压根就没听见翠儿的话,只是一味地自责。

轩辕城紧皱眉头,若有所思道:“大家小心,这里不太对劲!”

听轩辕城这样一说,在场所有人都觉得谢天的表现太过反常!即便心里难受,他也绝不会做出自戕的举动。

焚离神识一扫,却没有任何发现。

纳兰策突然想起发生在谢天身上的怪事来,想到现在有四方域主在,一起说说看,或许就能解开七妖一直一来忽略了的问题。

纳兰策道:“兄弟们还记不记得一年前,六弟身上出现的那枚诡异的蛇形金剑?那一次,六弟五行五窍被封闭,直到破了八卦金锁阵,六弟领悟了逆行五行之窍才恢复正常?”

轩辕城听完,忙伸手扯开谢天的衣领,胸口一团密密麻麻的金蛇口吐蛇蕊,在谢天的皮肤下蠕动,宛若活物。

璃凤看了一眼,惊叫道:“这……这是什么?”

沐兰惊道:“这孩子什么时候被人下了如此阴狠的毒瘴?”

四方域主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听沐兰如此惊叹,知道谢天中的,并非寻常算计。

一直很少说话的东方域主冷岫,从指尖弹出一颗水珠,道:“此珠名唤润玉锁,先帮他祛除心瘴吧!”

润玉锁在谢天身上吞吐出一股股温润的玉光,谢天立刻像换了个人一般,看着周围伙伴们紧张的神情,奇怪道:“大伙都怎么了?焚不离怎么了?小熙怎么了?”

众人一言不发,盯着谢天看。

谢天飞快地预测了现场,突然抖了抖,道:“他们,该不会是被我打的吧?”

焚离冷冷道:“虽不是被你打倒的,却都和你有关……”

沐兰忙道:“别动……小心你胸口的毒瘴!”

谢天这才低下头,看着渐渐消失的小金蛇,寻思道:“原来如此!”

润玉锁回道冷岫手里,谢天顿时觉得浑身轻松,疼痛缓解,礼貌地朝她点点头道:“多谢前辈!”

冷岫转过身,似不想多说话,只道:“王者天梯建成,四方域主的任务已完成,冷岫先走一步……”

沐兰道:“谢盟主,她就是冷面心热,你别怪她……”

谢天一愣:“感谢都来不及,哪敢责怪……”

焚离看了谢天一眼,叹道:“冤孽啊……”

沐兰忙岔开话题,道:“谢盟主体内有此异物,可觉得有什么不适?”

谢天道:“我刚进树林,心情沉重。突然胸口一疼,便立刻失去了知觉……发生了什么事,我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沐兰面色凝重,道:“说实话,此毒瘴我也是生平第一次见,吃不准,即便有心医治,却怕医力不足,到最后反而害了谢盟主!”

谢天笑了笑从地上爬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土尘,擦了擦嘴角的瘀血,道:“你说我身上的这团小虫子?不劳前辈挂心,看得习惯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反正也要不了命!”

沐兰惊道:“谢盟主心胸之豁达,实属罕见!你连自己的性命都不在意,真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你在乎的事吗?”

谢天没吭气,南宫玉树插嘴道:“有!我知道……”

谢天走过来拍了拍南宫玉树的肩膀道:“好兄弟!”

一边又转过身对沐兰道:“多谢四方域主前来相助,日后若有用得着‘圣盟’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黄颜一边冷冷道:“呦,这就摆上盟主的架子了,老焚,小沐,谢盟主这是在下逐客令呢,要不,咱走?”

焚不离的人中都快被他老爹掐烂了,疼得醒来,一挥手打开焚离的手腕,摸着被掐烂的地方,开口骂道:“哥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掐个人中,跟要命似的!你不知道你手劲有多大吗?”

焚离见儿子醒来,忙道:“劳资一着急,劲用大了……下回改!”

焚不离突然又挤出两颗亮晶晶的泪珠道:“老爷子‘霸刀’最后一招还没教我练会呢,就这么挂了,以后你再欺负我,哥可怎么办呀!”

焚不离一会哥,一会老爷子,刚才还痛不欲生,这会却又惋惜起自己未学完的刀技……啧啧,真是人心隔肚皮。

焚离道:“你也别怪这怪那的,老爷子临来时,肯定早就安排好了,这事不关谢盟主,你也不准来寻他晦气!”

焚不离叹了口气道:“放心吧,哥又不傻,你这个当儿子的都不急,我这个当孙子的急什么……又不是你死了!”

焚夫人连推带拍地责怪道:“混小子,有这么跟你爹说话的吗?”

焚不离探了口气道:“爹

猎天神魔  第二百五十一章 冷岫冷泪

,跟你商量个事……”

焚离道:“别叫我爹,也没得商量!想都别想,乖乖跟我回去,练好你爷爷教给你的霸刀才准出来!”

焚不离还想故技重施,焚离打量了儿子一眼道:“你随意,一刀了解的是你的儿子,你都不心疼,劳资好歹还有你!!”

焚不离想了想,立刻耷拉着脑袋,暗道:“是啊,我爹有我当儿子,我还没儿子呢,就这样一刀断子绝孙了,吃亏的是我自己啊!不行,等有了儿子再说……也不行啊,有了儿子再切萝卜没意义啊!看来,这事还是我爹想得周全,得,就跟他回去吧,下回来,哥一定要把这里搅个鸡飞狗跳……谢天,你们可以一定要好好活着!”

焚离已头也不回地拉着焚夫人,离开了。

黄颜紧随其后,拍了拍轩辕城的肩膀道:“轩辕家的事我有所耳闻,节哀吧!有空来我的星月楼坐坐……”

轩辕城忙回礼道:“晚辈遵命!”

黄颜冲着谢天冷笑道:“谢盟主,就此别过,你好自为之吧!”

谢天拱手相送道:“您受累了,谢某一定会挨个探访四方域主,到时候还望您不吝赐见……”

黄颜潦草地拱手回礼,道:“谢盟主,您客气,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再会吧!”

谢天:“不送不送……”

沐兰看了看谢天,似乎想说点什么,终于化成一声轻叹,道了个万福,转身离开。

谢天一直拱手相送,直到再也看不见四方域主的身影。

……

轩辕城见周围只剩下了自己人,刚开口问道:“老六,你急着把客人赶走,为什么?”

谢天捂着胸口,‘啊’地惨叫了一声,一口护心热血喷出,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纳兰策眼疾手快,忙用背接住,众人将谢天、小熙抬回,隐约感到一阵揪心。

……

谢天躺在床上萎靡不振,一直强忍着疼,不让自己喊出来……

千树粗通医术,鼓弄植物系灵宠和给人看病完全是两回事,七妖众除了尉迟洪竟再无一人懂医术,甚至连最基本的止痛之法也不会,看着谢天痛苦挣扎,圣盟上上下下都找遍了,却怎么也寻不见尉迟洪的人影。

……

门‘噶儿’地一声开了,众人望去,来人竟是……冷岫。

她已换下戎装,一身朴素少女的装扮:青蓝布衫套在身上,包裹着她的身体,裁剪得体,找不出多余的一处褶皱,多余的一处宽松……却又不似紧身衣那般凸显身材,给人一种水起风生,干净小巧的感觉。

一头乌黑的长发自然随性,只一条长长垂落的头带系在发丝之中,不知是用了何种缠发的技巧,竟给人一种精致华丽的风韵。耳下坠着随发飞舞的青蓝色凤凰羽,洁白的肤色像玉雕匠人精雕细刻后呈现出的精巧脸庞,眉宇间淡淡一缕忧伤……

众人情不自禁地站起身,冷岫冷冷道:“你们都出去吧,我要给他瞧病!”

轩辕城等忙鱼贯而出,房子里只剩下了昏迷不醒的小熙和痛苦挣扎的谢天,冷岫皱了皱眉,朝着小熙看了一眼,轻轻叹了口气,站在谢天的床边,一动不动。

谢天抓在床边的手背上,突然感觉到冰凉的一滴泪水溅落,一抬头,冷岫竟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心里万分奇怪,这颗泪珠竟也是从冷岫脸颊上滑落的……

冷岫忙扭过身,道:“想活命,闭上眼,再敢偷看,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谢天忙闭上眼,不假思索道:“这么漂亮的女子,动不动就要挖人眼睛……”,“也不怕以后嫁不出去?”

当然,后半句,他没说出来……

冷岫听到这句话的开头,一下愣在了原地,脑海里浮现出一幅又一幅混乱却又无比清晰的画面,从她记得这些点点滴滴开始,她就不停地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重放……在她心里,原本只以为谢天只是长得像他而已,却不料,一模一样的画面,一模一样的对白,一模一样的眼泪和伤心……

冷岫顺手‘啪’半掌,甩打在谢天脸上,不轻,不重!

谢天抓在床边的手突然被心口疼得惊起,一把抓住了冷岫的手,大喊道:“好疼……”

冷岫咬着唇,再也不能停止的泪水涓涓流淌,终于?

又要轮回了吗?

我宁愿这一刻就死去,或者,从未活着!最好的,便是从未见过你……

因为没有你,就没有结局……

桂林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桂林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桂林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桂林治疗阳痿方法
桂林治疗阳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