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喝 汤

发布时间:2019-10-22 05:30:43

往事如烟  农村过去吃饭常以汤代菜,这种吃法在安徽农村碰到过一次。

那是在天长县,属滁州市管辖。过去那个地区农民生活很艰苦,住的是草房,到了冬天,把门封了,举家外出讨饭。有一次我到那里办事,中午安排我到一户农民家里吃饭。人家很当一回事,做了三碗汤招待我们。我记得一个是萝卜鸭汤,一个是猪蹄汤,还有一个是一大海碗整鸡清汤。庄户人家办一桌菜,前后就是三碗汤。陪我的那个股长还很不好意思,说:“菜不多,汤不鲜。”

吃饭的时候,门外站满了孩子。看看那些孩子的眼光我就知道这些汤在他们心中的分量。那时农村人家烧火用的柴草不够,孩子们要到外面去捡树枝,所以烧好的汤里也有他们一份功劳,他们有理由站在那里。那是我吃得最不自在的一顿饭。

如今二十年过去了,天长县变成了天长市,成为一个富裕的地方,没有人再为那几碗汤去站着看几个小时了。再说现在招待客人上桌的汤,哪样不是做到极致。

有一次,我为机关餐厅的厨师拍参展菜肴的图片,中午餐厅主任请我吃饭,他说要给

我上一碗好汤,“这汤你平时喝不到。”汤装在象牙瓷的瓷缸里,用托盘端上来。我看了一眼,除了汤的上面浮着一层黄油外,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餐厅主任对我笑笑说:“你可别小看这碗汤,在市面上可是卖200元一碗。”

我笑着说:“什么东西这么金贵?”

餐厅主任说:“东西不多,但工夫大了。这汤里面有当年的新草鸡两只,四两重的黑鲫鱼两条,梅条肉两根,再加上虫草、干贝、海马、伏苓、花生和罗汉果,煲了一天,也就熬这一小罐。”

那汤煲的时间长,营养全在汤里。喝这种汤不增肥肉,只长精神。汤中原料,又是“沉鱼落雁”、货真价实。喝完那碗汤,心中只落一个字,那就是“鲜”。

1988年,我去了一趟西双版纳。南昆铁路只通大理,再到西南边的瑞丽就只有公路了。瑞丽是边境,过去是缅甸的八莫,中缅混居的现象很多。中午吃饭,是在一个小餐馆。那里不兴点菜,只要告诉店主你准备花多少钱就行了,由店主帮你安排。

那天端上来的几个菜没什么名堂,只有一罐汤很特别,老远就能闻到一股浓烈的香味。汤的上面厚厚地浮了一层黑红色的浓油和绿色树叶,拨开来,下面是一小缸乳白色的汤汁和肉块。喝了这汤再吃其它菜就再也没味道了,气味浓香,绝非一般的汤所能相比。问其名目,当地的缅甸人说叫作漆油汤。漆油是当地漆树的副产品,任何腥骚一经漆油烧煮就都没了气味。罐中的肉块是竹鼠,当地的苗族和傣族人好吃鼠肉和牛便食(牛胃和牛肠),那种食品必须用漆油烧煮才能去腥。竹鼠是一种山鼠,肉嫩与广东乳猪不相上下,是山中极品,比熊掌、鹿唇、山鸡更加鲜美。对男人又是大补之品。但是漆油容易让人过敏,所以女人与小孩最好别碰。因此这道菜只卖男人不卖女人。

那是很好的一罐汤,以后再也没喝过了。

无锡好的妇科医院
大同治疗早泄费用
天津欧亚肛肠医院
无锡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大同治疗早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